梦到手机爆炸_梦到手机爆炸了周公解梦

星运百算网 221 0

  (科技大观)

  人体也能冬眠吗

  信枭雄(xióng)

  在大自然中梦到手机📱爆炸💥,很多动物都有冬眠行为,这是它们在天气寒冷、食(shí)物匮(kuì)乏时的生存战略。最近,动物在极端环境下的这种自我保护技能,被科学家🧑🔬惦(diàn)记上了梦到手机📱爆炸💥:如果人类也能“冬眠”,将带来非凡(fán)的实际应用价值,比如,可以为急症或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争取(qǔ)宝(bǎo)贵(guì)的时间、让超长时间的星际航行和太空旅行更具操作性等。如果人类可以冬眠,诸如《太空旅客》等科幻电影中出现的情节,未来有可能变成现实。

  人体冬眠实际上是一种生理仿生行为,涉(shè)及生理学、分子生物学、细胞生物学、动物行为学等多个学科间的交叉(chā)。人类自然陷入“冬眠”状态的案例偶有发生,曾有一些被困在雪(xuě)地等低温环境中幸存下来的人,他们的新陈代谢几乎处(chù)于停滞状态,核心体温降低,但是大脑却(què)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一些练(liàn)习冥想的人,还能够自发进入类似冬眠的状态。哈佛(fú)大学教授(shòu)赫(hè)伯特·本森曾对进入深度冥想状态下的僧(sēng)侣(lǚ)展开过研究,发现他们可以将身体的需氧量降低64%。这些案例都为科学家🧑🔬研究人体冬眠提供了线索。

  人体冬眠的关键在于对人体温度进行一定的控制。降低体温会使人们进入无意识状态。在这种状态下,血液流动速度降低,新陈代谢率减缓。2014年,美国匹(pǐ)兹(zī)堡(bǎo)医院🏥的研究小组进行了首次人体冬眠试验,试验对象是10名危(wēi)重病人。研究人员将低温生理盐水输入到志愿者体内替(tì)代血液,使志愿者体温降至10℃,令(lìng)其新陈代谢放缓、生理机能减弱(ruò),一段时间后再向志愿者体内重新输入血液。研究显示,冬眠技术的研究还有很大的瓶颈有待克服(fú)。例如,保持冬眠的时间较短;冬眠中的人即便(biàn)大幅降低新陈代谢,但仍旧(jiù)会有消耗能量、排(pái)出废(fèi)物的需求,如何让人在“睡梦中”满足(zú)这些需求,也是有待深入研究的课(kè)题。

  此外,较之于此前备受关注的人体冷冻技术,冬眠技术的适用对象是活人,因而对技术细节的要求更高,面临的伦理挑战也更大,科学家🧑🔬需要从各个方面保证冬眠过程的安全性,以及避免苏醒后的不良(liáng)反应。目前,科学家🧑🔬尚没有找到最安全的人体冬眠方式,冬眠对人体造成的影响也说词不一:有观点认为,冬眠状态会对人类的大脑功能造成负面影响;也有观点认为,长时间的冬眠对人的肌(jī)肉(ròu)、骨(gǔ)骼(gé)、内脏等都会造成损伤。

  无论是冬眠还是冷冻,实际上都是人类意在利用科学技术“逆转”自然规律的尝试。而在自然规律中进化至今的人类,无论是身体构造还是生理功能,在非极端环境下并不适用于冬眠技术。因此,让人类一睡就是几十年这样的梦想依(yī)然很遥远。

  不过,科学技术正是在这种大胆(dǎn)假设、小心求证的过程中不断前进并造福(fú)人类的。一旦(dàn)可以无风险地让人类进入冬眠状态,哪怕时间不长,对医学而言都具有重大意义,如果未来应用于航空航天领域,空间更是无可限量。

  来源:人民日报

  和“万寿无疆(jiāng)”有关的希望、科研和钱

  ——对话人体冷冻的信仰者们

  本报记者 张盖伦

  编者按8月14日,本报头版(bǎn)头条刊(kān)发了长篇(piān)通讯(xùn)《死亡“暂停”:液氮罐里的阴阳穿越——中国首例本土人体冷冻的故事》,在读者中引(yǐn)起巨大反响。死亡似乎是谁也逃(táo)不过的劫(jié),永生又是很多人的梦。人们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这个梦,也同样打量这个梦的信仰者。人体冷冻的拥趸(dǔn)是谁,他们真的是“狂想者”吗?为给广(guǎng)大读者带来了解事件的更多维度,本报今日继续关注这个话题。

  “以后可以在自己的国家实施人体冷冻了。” “就是不知道费用比起美国阿尔科怎么样?”……

  14日一大早,人体冷冻复活交流QQ群活跃了起来。

  群里讨论的,是中国首例本土人体冷冻。今年5月,位于山东济(jì)南(nán)的银丰研究院冷冻了去世的肺癌患者展文莲。展文莲的家属期待,未来某一天,她能再度醒来。

  这让那些关注人体冷冻的人惊讶(yà)又兴奋。他们用各种方式尝试推动人体冷冻。有的想普(pǔ)及观念,有的想从科研入手,还有的,准备了钱。

  大家之间的联系松散,有些人甚至并不认可对方的理念,但又因为人体冷冻这个纽带,被划进了同一个圈子。

  “现在选择人体冷冻就是对”

  QQ群的管理员是北京人赵磊。2012年,他和发小李俊铎一起建了这个群。

  在圈内,他们最为人所知的“功绩”,是协助杜虹家人联系美国人体冷冻机构阿尔科,并最终促成此事。

  杜虹成为中国首例冷冻人,而QQ群的成员,也在那之后从20多人跃升至200多人。

  7月底的一个晚上,科技日报记者见到了赵磊和李俊铎。他们一个是IT人,一个是航天工程师。他们支持人体冷冻,说话🗣斩钉截(jié)铁:“我们可以说,现在选择人体冷冻就是对。”

  “我确实不能判(pàn)断将来这个人能不能复活。但‘火化’是假设了一个‘已知’,认定他未来永远不能复活。但这个假设万一错(cuò)了呢?”赵磊说,为什么不给那些“可能”留一点希望?

  七八岁时,赵磊就忧(yōu)虑(lǜ)起了死亡。陪伴自己的外婆(pó)渐渐老去,他发现,面对这人类注定和唯一的结局,根(gēn)本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“那时候觉得,除(chú)非有外星人👽,否(fǒu)则死亡这事无解。”后来,他从科幻小说中读到了“人体冷冻”,当时也觉得是“天方夜(yè)谭(tán)”。冷冻过程中水会结冰,势(shì)必破坏细胞。直到赵磊接触到美国阿尔科,又仔(zǎi)细研究了阿尔科官网上的介绍后,他才发现——这事可行。

  冷冻机构会用防冻剂来置换人体内的血液和水分,防止温度下降过程中产生冰晶。“冷冻”,其实是“玻璃化”。“我看了他们贴出来的对比图,采用现代玻璃化溶(róng)液保存的脑组织几乎没有冷冻损伤。”

  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脑部结构可以完整保存。赵磊说,如果记忆和意识是基于某种信息结构而存在的,只要这种信息结构还在,记忆和意识就不会消失。他用他熟悉(xī)的计算机打比方:人是一台电脑💻,记忆就是硬盘里的信息。硬盘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坏掉(diào),但数据还在。“梦到手机📱爆炸💥你会因为硬盘坏了,就把电脑💻给砸(zá)了吗?”赵磊支持死亡的信息论。他认为,只要记忆和意识还在,这个人就不算“死”了。

  赵磊甚至想,如果人体冷冻实在价格高昂,他就自己买(mǎi)防冻剂,自己把亲人冻起来,自己保存。“哪怕几十年后,科学研究证明,真的没办法复活,但那个时候我才能说,我真的是‘尽力’了。”

  “现阶段不该把精力放在商业运作上”

  在杜虹被冷冻之前,赵磊一度认为自己很孤独。“还以为全中国就我们几个人关注人体冷冻。”

  他不知道,东北一座小城里,当着公务员的孙万春,心里也有个“人体冷冻”梦。这个梦想甚至比赵磊和李俊铎的更宏大。

  孙万春四(sì)十多岁,身材瘦削(xuē),头发微微泛(fàn)白。第一次和记者接触时,他就发来微信:“我和我的小伙伴们,计划得挺(tǐng)大,要成立公司、科研机构和基金会。”

  “树(shù)(孙万春的网名)嘛,他有点低估(gū)搞(gǎo)基础研究的难度。”赵磊觉得这想法不大现实。

  如今的孙万春也是人体冷冻圈内的活跃者。他自认对生死看得很淡,但“好不容易(yì)能以智慧生命的形式存在一回,为什么不多活一会儿呢?”

  孙万春曾加入一些生物学类的论坛(tán)和QQ群,尝试寻觅(mì)志同道合者。“有时候一提‘人体冷冻’,人家就把我踢(tī)出去。”他笑,也不以为意,“他们觉得我就是骗子。”

  孙万春说,“骗子”确实有。在一些网络(luò)群组里,有些人急切地想建立人体冷冻机构,这些人就是“骗子”。“他们觉得有利可图,这件事有巨大的商业空间。”他摇摇头,“现阶段不该把精力放在商业运作上。”

  精力应该放在基础研究上。低温生物学发展了,人体冷冻复活才有可能实现。孙万春觉得,这个使命落在了自己肩(jiān)上。他认为,他可以当一个很好的协调者和组织者,发起一支支持低温生物学发展的民间力量。

  质疑声也有。比如,“你一个小县(xiàn)城的人,和科学家🧑🔬在一起能做什么?”再比如,“国家的科研项目动不动就是几个亿,你那点钱能干啥(shá)?”

  质疑归质疑,孙万春已经找到了他的同行者——在美国的科学家🧑🔬魏晓曦和在深圳的企(qǐ)业家岑亮。

  “人体冷冻不是伪科学”

  2014年从纽约州(zhōu)立大学布法罗分校(xiào)博(bó)士(shì)毕业,魏晓曦在美国创立了一家公司X-Therma。

  在今年6月底召(zhào)开的国际低温生物学与生物资源大会上,她作为特邀嘉宾(bīn)作了关于抗冻保护剂的开幕(mù)主题演讲(jiǎng)。

  “我以前看过她的报道,没想到10年后,她真的还在做那件事。”孙万春对魏晓曦的坚持充满赞赏。

  他说的报道,是2005年浙(zhè)江本地一家媒体写的——《大二女生发誓(shì)让冷冻人复活 医学专家:目前不可能》,新闻(wén)的主角(jiǎo),就是魏晓曦。

  “小时候,因为姥爷去世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‘死亡’的切肤(fū)之痛。”魏晓曦回忆,“妈妈是医生,她告诉我,如果当时姥爷有肝(gān)脏可以移植,可能就不会这么早离开我们。”她想,如果能建一座“器官银行”,随时帮(bāng)助需要移植的病人,就能挽(wǎn)救更多生命。

  高中毕业后,魏晓曦选择了生物技术专业。大二那年,她因为当时看来离经叛道的思想,“出了一次名”。她参加一场职(zhí)业规划大赛(sài),并公开了自己的创业方案:做中国人体冷冻第一人,并穷(qióng)毕生研究……让冷冻人复活成为现实。

  “简直是异想天开。”媒体采访的专家连说“不可能”,质疑这是一场炒(chǎo)作。

  媒体的关注如潮水般(bān)来去,但魏晓曦真的把这条路走了下去。

  “很多人对死亡的概念并不理解。”法律和临床医学定义的死亡,并不等同于生物学的死亡。魏晓曦解释,就算人已“死亡”,但大量的生物组织和器官都还保有完整的生命功能,并没有“生物死亡”。

  作为科研人员,她习惯(guàn)用数据来证明观点:离体心脏可以在低温环境下存活4—7小时,肾(shèn)脏存活时间可以突破16小时。

  “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,我们对死亡的定义会越来越接近‘生物死亡’。所以,现在的人体冷冻并非冷冻真正意义上的‘死者’。”魏晓曦强调,低温有效降低化学反应速率从而延续生命有“坚不可摧(cuī)”的科学基础。在实践上,科学家🧑🔬也已成功冷冻并复活一些分散的细胞。“所以人体冷冻不是伪科学,它从理论上经得起推敲(qiāo)。”

  但是,十多年来,低温生物学发展相对缓慢,魏晓曦觉得,核心问题在于抗冻保护剂鲜(xiān)有突破,“到现在,我们还在大量使用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发现的小分子抗冻剂。”效率低、毒(dú)性大,是传统抗冻剂的“痛点”。

  要彻(chè)底解决这个问题,或许应该从化学层面寻找解决方案。本科毕业后,魏晓曦到美国深造,主攻(gōng)“超分子化学”。“冷冻复苏的瓶颈是抗冻剂,急需化学层面的突破创新。这是核心问题,不能避重就轻。”她说。

  大自然给了魏晓曦启发。动植物体内就有抗冻蛋白,但这类蛋白提纯(chún)困难、价格高昂,她另辟(pì)蹊(qī)径,利用仿生纳(nà)米技术模拟(nǐ)鱼(yú)类等生物体内的天然抗冻蛋白。魏晓曦介绍,这类仿生抗冻分子的效用是传统小分子抗冻材料的500倍,而且对细胞无害。

  X-Therma就是一家研制新型抗冰材料和低温保护剂的科技公司。它获(huò)得了来自美国国防部“实时器官”计划、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委(wěi)等大项目基金的支持。魏晓曦的团队,在美国劳(láo)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做研发工作。她强调,公司做的是新型抗冻保护剂,而“人体冷冻”,是她的个人兴趣,是她个人对生命最终归宿的一种选择。

  “这条路当然会崎(qí)岖(qū)坎(kǎn)坷(kě),但总要有人往前走。无限风光在险峰。即使一生未必能到达顶峰,但沿途(tú)的风景(jǐng)本身已美不胜收。”魏晓曦声音(yīn)轻柔(róu),但语气坚定。

  她想当那个在科研领域往前走的突破者。她清楚科研没有捷(jié)径,无法一蹴(cù)而就,需要大量研究,需要更多智慧,也需要社会的宽(kuān)容。“任何新兴事物的发展都需要时间,大家不妨(fáng)以更包(bāo)容的心态,看看发展的可能性吧。”魏晓曦说。

  人体冷冻复活还很远,但新型抗冻剂并不远。魏晓曦公司的产品已经进入扩大量产阶段。“希望一两年内,我能为国内同胞做些对医疗健(jiàn)康有意义的事。”

  “人体冷冻绝不是终点”

  孙万春找到的另一位合作伙伴是岑亮。他是“70后”,管理着一支投资基金,业绩数字漂(piāo)亮。

  赚(zhuàn)了钱,就要开始思索人生的意义。“世界一些顶级的富豪,也在基础科研上投钱。你看,SpaceX的马斯克,Facebook的扎克伯格,还有比尔·盖茨。”岑亮说,人到了一定阶段,就会去追求那些有意义的东西。

  对岑亮来说,这个东西就是生物科学。

  它很烧(shāo)钱,岑亮也想清楚了,要以基金会的形式来做。“等我现在管理的投资基金做到百亿规模了,我就把它的利润捐出来,成立一个生命科学方面的基金会,投资科学项目,奖(jiǎng)励科研人员。”

  至于人体冷冻,那只是生命科学里的“保险方案”,岑亮说,它都算不上是最前沿的东西,它是一种过渡(dù),一种“退而求其次”。一些人的生命实在时日无多,人体冷冻可以为他们保存最后的希望。但如果科技发展能把衰老、癌症这些问题都解决,人体冷冻的需求甚至都不存在了。

  “我希望三年内,魏晓曦那边能够实现新型抗冻剂的量产,它对人体冷冻会有关键性的推进作用。”而岑亮自己,则努力在三年内,把投资基金做到“响当当”的地步,再建立他们设想中的生命科学基金会。“总之,人体冷冻绝不是终点。”

  14日下午(wǔ),人体冷冻复活交流群再度活跃。

  围绕(rào)国内首例本土人体冷冻,网友贴来其他人的评(píng)论:“目前接受这种试验,和安乐(lè)死差不了多少。”“这个实际上近乎玄(xuán)学,伪科学。”

  群里又一次炸了。

 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每个选择都值得尊重。”“这是个技术问题,也是个社会和伦理问题。”“冷冻是唯一可行的方法,但怎么冷冻还是个挑战。”“实验成功了,土豪就有机会永生了。”

  ……

  新的人还在入群。14日晚,群成员已经有308人。

  而这样的讨论,还将继续下去。

  (科技日报北京8月14日电)

  死亡“暂停”:液氮罐里的阴阳穿越

  ——中国首例本土人体冷冻的故事

  

保存展文莲遗体的液氮罐

  

银丰研究院和齐鲁医院🏥的专家正在为展文莲进行人🚶体低温保存操作。银丰研究院供图

  本报记者 张盖伦

  展文莲的“墓”,是个衣(yī)冠(guān)冢(zhǒng)。

  她正以头朝(cháo)下的姿(zī)态沉睡在容积2000升的液氮罐内。那是-196℃的极低温,时间的流逝,几乎不会再在她身体上留下任何痕迹(jì)。

  和展文莲的暂时居(jū)所隔了一条走廊(láng)的,就是山东省脐血库。十万余份脐带血造血干细胞被保存在此,它们像一份份高额(é)的生命保险,被用到的概率很低,但——“万一呢”?

  没人说得清未来会怎样。桂军民保存妻子的遗体,也是对未来的押(yā)注——从理论上来说,被冷冻的人或许可以复活。

  桂军民希望妻子能快点醒来。他们都只有49岁,都算年轻。但他又很清楚,这事急不得。“要等她这个病能治了再醒,不然没意义。醒过来也没意义,对吧。”桂军民重复着,像在提醒自己。

  展文莲是首个在中国本土冷冻并等待复活的“病人”。

  1

  2017年5月8日凌(líng)晨4时1分,展文莲的呼吸和心跳💓停止🛑,主治医生宣布病人已经死亡。

  但她还要再经历一场手术。

  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(以下简称银丰研究院)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🏥的临床专家行动起来。他们向展文莲体内注射抗凝(níng)、抗氧化和中枢(shū)神经营(yíng)养(yǎng)等药物,并通过循环系统快速输注冰盐水为其进行物理降温,同时实施气管插(chā)管,启动呼吸机和美敦(dūn)力菲康心肺复苏机Lucas2等心肺支持设备,以保障她身体的供血供氧,维持机体生理功能。

  之后,展文莲的遗体被送(sòng)上救护车🚑。警(jǐng)灯(dēng)闪(shǎn)烁,救护车🚑从齐鲁医院🏥东院区驶(shǐ)离,开向银丰研究院。

  在那里,展文莲要经历冷冻前最为关键的步骤(zhòu)——灌流。

  美国专家阿伦·德雷克(Aaron Drake)对即将开始的程序并不陌(mò)生。来到银丰研究院之前,他已经在美国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(Alcor,以下简称阿尔科)工作了近十年,参与了70多例人体冷冻手术。

  在他看来,“死亡”不是一个瞬(shùn)时概念,也并非不可逆。就算心脏停跳、呼吸停止🛑,人的身体和大脑,还“活”着。在阿尔科,冷冻人被称为“病人(patient)”。

  死神的镰刀(dāo)已经挥(huī)下,但伤口(kǒu)还未扩大。阿伦·德雷克一直做的,是给这死亡的进程按下暂停键。但在人体进入最后的低温保存阶段之前,他必须尽可能保证,“病人”不受或者少受冷冻损害。

  冷冻最大的敌(dí)人,是水在低温下结成的冰晶——冰晶会刺(cì)破细胞内壁,造成极大损伤。所以,冷冻机构必须用特殊(shū)的防冻剂置换人体内的血液和水分。

  和阿伦·德雷克一起上阵(zhèn)的,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🏥心外科医生、麻(má)醉(zuì)专家以及体外循环灌注师。他们从展文莲的颈部和股(gǔ)部建立双通路体外循环,在特制的低温手术台上,将其体温降低到18℃左右。

  然后,透明的、乳(rǔ)白色的防冻剂,缓缓注入展文莲体内。降温仍在进行,防冻剂变得越来越浓(nóng)稠(chóu)。它会成为固(gù)体,但它不会结冰。这个过程,叫(jiào)做“玻璃化”。

  灌流最终完成,已是近6个小时之后。接着,展文莲的身体被转移到大尺(chǐ)度程序降温床上。阿伦·德雷克对这张床赞赏有加,美国阿尔科没有这样的设备。

 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台可以连续将整个人体从常温降到-190℃左右的自动控制设备。它使用液氮蒸(zhēng)气进行快速降温,配(pèi)置了多个温度传感器,可以实时监(jiān)测数十个位置的温度变化。

  整套流程下来,耗时55小时。

  阿伦·德雷克对手术效果很满意。“你看,这有一条完美的降温曲线。”他拿(ná)出手机📱,显得很兴奋,“曲线下降得很平滑(huá),意味着我们的灌流效果很好,病人体内没有或者只有少量的冰晶。”

  2

  对银丰研究院来说,展文莲也是他们真正冷冻的第一具人体。

  银丰研究院由(yóu)银丰生物工程集(jí)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银丰生物)于2015年出资成立。它提供的介绍里写道,这是一家基因工程、干细胞技术开发,人体细胞、组织及器官低温保存与复苏,细胞治疗及再生医学转化的专业研究机构。

  同年,银丰研究院发起设立了山东省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,旨(zhǐ)在推动生命科学的发展。它资助4项研究计划:生命延续研究计划、组织器官银行计划、(干)细胞医学转化研究计划和基因工程计划。

  基金会负责(zé)人贾森并不愿意让人觉得,银丰研究院“只是”一家人体冷冻公司。毕竟(jìng),人体冷冻像是狂想。在美国,它被质疑是在兜售(shòu)不可能兑(duì)现的承诺。

  至于复活,还是一个太遥远的话题。

  在实验室,哪怕是像小鼠(shǔ)、兔(tù)子这样的动物,目前还没有完整的低温冷冻再复活的案例。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刘(liú)静(jìng)曾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现在能成功实施低温保存的只有相对简单的生物学对象,连人体器官的低温冻存都非常困难,遑(huáng)论人体。

  冷冻人体,在贾森看来是低温生物学发展的终极目标,这是顺(shùn)理成章的事情。细胞能冻,下一步就是组织器官,再下一步,就是人体。贾森强调,“人体冷冻”只是一种通俗(sú)化表达,更为科学的表述(shù),应该是“人体低温保存”。

  其实,从2013年开始,银丰生物就开始接触人体冷冻。团队去往俄罗斯和美国的人体冷冻机构参观,还和他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。美国两大人体冷冻机构——阿尔科和人体冷冻研究所(Cryonics institute)均(jūn)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,到2017年8月,两家机构已经冷冻了200余名“病人”。

  参观之后,人体冷冻的神秘面纱(shā)也随之褪(tuì)去。银丰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坦言,无论是硬件设备,还是对低温生物学的理解,他们都并不比那些名声在外的冷冻机构差。“怎么说呢,他们(美国和俄罗斯)做的,还是太粗(cū)糙(cāo)了。”

  银丰生物琢(zuó)磨(mó)着自己在国内实施人体冷冻。此时,中国第一位接受人体冷冻的人出现了。

  她是重庆(qìng)女作家杜虹,科幻小说《三体》的编审之一。那是2015年5月,杜虹选择的冷冻机构是美国阿尔科。

  阿尔科建议只冷冻头部,这样灌流效果更好。他们认为,只要能将大脑结构完整保存,人的记忆也就不会消失。若未来“病人”能从冰中复生,再造身体肯(kěn)定也不是问题。

  杜虹的女儿在朋友圈里写:妈妈,我们未来见。

  杜虹很重要。她让一直局限在小圈子里的、带点科幻色彩(cǎi)的“人体冷冻”,在某种意义上成了公共(gòng)话题。

  从百度指数上也能一窥(kuī)端倪(ní)。2015年9月杜虹被大规模报道之前,“人体冷冻”的搜(sōu)索指数为零(líng);9月,这一指数跃升到2000;后来,它的热度基本稳(wěn)定在了200左右。

  也是在那之后,银丰研究院开始陆陆续续接触到想把自己或亲人冻起来的人。

  银丰研究院从未公开宣传过他们的计划,但在人体冷冻圈子内,它要自己实行人🚶体冷冻的消息,并非秘密(mì)。

  “2016年,因为各种机缘,我们接触了十几例病人。”贾森说。中国各地的病人家属怀揣(chuāi)着最后的希望,辗(niǎn)转找到银丰研究院。其中一些,还是被美国阿尔科推荐(jiàn)而来。而单单是2017年上半年,就又有12位病人家属联系了他们。

  3

  桂军民不一样。

  他没有主动找过银丰研究院,也并不觉得自己能和这家公司产生什么联系。直到今年年初(chū),他从病房主任类维富那里,第一次听到“人体冷冻”一词。

  那时,展文莲已患病一年多,肺癌多发转移。知道妻子痊(quán)愈无望后,桂军民将她转去了齐鲁医院🏥舒适医疗综合病房。

  它还有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——临终关怀病房。

  “人即使要走,也要走得有尊严,不要弄(nòng)得乱(luàn)七八糟(zāo)的。”这是桂军民的坚持。

  舒适化治疗的目的,是提高患者在病程末(mò)期的生存质量,减少痛苦😣(kǔ)。它不再或很少进行介入式治疗。

  对桂军民来说,他已经做好了和妻子“死别”的心理准备。

  但类维富向他展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——人的遗体若在极低温环境下保存,待到未来其所患疾病可以治愈时,他(她)或许还能被唤(huàn)醒、复活。

  桂军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接受了这个概念。“我比较相信新科技,(复活)完全有可能。”他本身就反对火化,冷冻妻子遗体,还能留下一线希望。“我受过教育,这个事情(指接受人体冷冻),很简单。”

  自始至终,桂军民都是冷冻妻子最为坚定的支持者。别人怎么说,他不在意。“我们就要这样干,谁也没办法。有些朋友、同事,知道了也在嘟嘟囔囔,我不听,和我没关系。”他停顿(dùn)了一下,加重语气,“又不是你的亲人,只有我自己才有最深的切身感受。”

  桂军民和展文莲青(qīng)梅(méi)竹(zhú)马,相识已超过30年。进入舒适化病房时,展文莲已经神志不清、表达能力受限。这件事情,桂军民做了主。

  决定做好后,剩(shèng)下的就是各种沟(gōu)通和细节确认。为了让冷冻能在中国法律框(kuāng)架(jià)下进行,桂军民还签署了两份文件——遗体捐献同意书和银丰生命延续计划知情同意书。展文莲的遗体,被捐献给了有遗体捐献接受资格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🏥,她以这种方式,成为银丰研究院科研项目“生命延续计划”的志愿者。

  4

  展文莲的冷冻资金,大部分来自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。至于个人出资多少,银丰研究院和桂军民都没有透露(lù)具体数字。

  桂军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只是“表达了自己的意思”,但“确实没多少钱”;银丰研究院也一再强调,“(他)只出了很少的钱”。

  “你要是认可这件事,想为科研事业作贡献,你就为基金会捐点钱。捐多少完全看个人。”贾森说。

  但做人体冷冻确实耗资不菲。银丰研究院工作人员一项一项列(liè)出了他们的支出:液氮罐,40万;程序降温设备,40万;体外循环机,100万;呼吸机,七八万;实验室搭(dā)建,500万……“每做一次冷冻,光是冷冻保护剂的费用就是二三十万。还有手术的其他耗材费用,专家费用,救护车🚑费用等等。”人体进入低温保存状态后,每隔10天到半个月需要补(bǔ)充一次液氮,这一费用大约为每年5万元(yuán)。

  “目前全是投入,没有收益。”贾森坦言。但他不愿意在费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纠(jiū)缠(chán)。“我很烦有人一上来就谈钱。”他靠(kào)在椅(yǐ)子上,“这不是一个‘钱’的事情。”

  贾森举(jǔ)出扎克伯格和比尔·盖茨的例子,这两位世界级的富豪,都创建了和生命科学有关的基金会。扎克伯格想终结人类所有的疾病,比尔·盖茨要促进全球(qiú)卫(wèi)生和教育领域的平等。银丰研究院工作人员也开玩笑说,要是能找到像马云(yún)这样有情怀又有影响力的大咖(kā)为低温生物学发声,那低温生物学“热”起来也指日可待。

  “现在冷冻了这么多人,如果未来真的有人能醒过来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贾森说,“意味着世界上那1%的富人,都会来做这件事。”

  作为无神论者,相比“上帝(dì)”,贾森更愿意相信“人体冷冻”。他觉得,如果人体冷冻能有更多的追随者和信仰者,低温生物学也能随之发展。

  齐鲁医院🏥舒适医疗综合病房主任类维富就算是“追随者”之一。

  捐献遗体,对这个拥有几十年从业经历的医生来说,没有任何心理障碍(ài)。“先不提复活的事情。你把人冷冻起来,就相当于在家里放了一个医药‘灭(miè)火器’。”类维富想着,冻下来的遗体是有用的,它是一种生物医药资源,能在必要时为家人所用。“把遗体捐出来,也是为家庭👪(tíng)作贡献。”

  在类维富这里,“冷冻”并不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相反,它是与死亡的抗争。类维富自己已经成了银丰生命延续计划的会员。会员免费入会,在未来若要进行人🚶体冷冻,会员有优先权(quán)。而且,他不仅(jǐn)自己“入会”,还拉(lā)上了几个朋友。

  “他们有时候开玩笑,说‘咱(zán)俩以后一个罐’。我说,那不行,你们喜(xǐ)欢喝酒,到时候我还没醒过来呢,酒你们就喝完了。”类维富笑着说。茶(chá)余饭(fàn)后,老友间多了一个话题——冷冻,以及死亡之后可能的故事。

  5

  对桂军民来说,故事已经暂时告一段落。他能做的事就是等待。

  他仍然会经常梦到展文莲,但他努力淡化死亡的意味。

  在展文莲遗体被转运到液氮罐长久低温保存之前,他和家人隔着低温保存库的玻璃看了她一眼(yǎn)。

  只有十几秒的时间。

  因为灌流的原因,妻子看起来稍稍瘦了些,但几乎和生前一模一样。她神情安详(xiáng),就像睡着💤了。

  桂军民对站(zhàn)在身边的儿子说,可以放心了吧。

  他希望这只是一场“生离”。虽(suī)然桂军民亲手签署的知情同意书里明确写着:“银丰研究院没有保证、担(dān)保或承诺生命延续研究计划在未来一定会成功,也不能准确预(yù)测未来医学科技的发展时间表,复苏技术基于未来医学技术的巨大进步。”

  桂军民自己也加入了生命延续计划。他想,万一妻子要在很久之后才能醒来,那她谁都不认识,也太孤单了,“得去陪陪她嘛”。

梦到手机爆炸_梦到手机爆炸了周公解梦

  来源:科技日报

标签: 梦到手机爆炸了啥意思 梦到手机爆炸了预示着什么 梦到手机爆炸起火什么预兆 梦到手机爆炸预示什么意思 梦到手机爆炸起火 梦到手机爆炸自己毫发无伤 梦到手机爆炸了周公解梦 梦到手机爆炸但是人没事 梦到手机爆炸响声很大 梦到手机爆炸是什么预兆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