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见介绍对象给我_梦见介绍对象给我很老

星运百算网 209 0

马拉梦见介绍对象给我,男,1978年生,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硕(shuò)士(shì)。在《人民文学》《收获(huò)》《十月》等文学期刊发表(biǎo)大量作品,入(rù)选国内多种重要选本。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《余(yú)零图(tú)残(cán)卷(juǎn)》等五部,中短篇小说集《广(guǎng)州(zhōu)美人》等三部,诗集《安静(jìng)的先生》。

责(zé)编稿(gǎo)签

马拉善(shàn)于在随性与鲜(xiān)活中重拾生活,重新(xīn)审视现代(dài)社(shè)会内在的理性与道德(dé)之间的张力,他笔(bǐ)下的人物时常在既(jì)定的生活准则下,找寻(xún)到坚实可靠的生活力量。《最佳编剧》在结尾(wěi)处安排了一出话剧,将现实与戏(xì)剧勾连,两对青年男女的情感波(bō)澜(lán)被参与者有意编排并(bìng)搬上舞台(tái)。如此设计下,炽(chì)热的爱情遭到冷却、固(gù)守(shǒu)的情感原(yuán)则遇到诘(jí)问。主人公得到的是爱情的幻(huàn)影、情感的欺(qī)骗,抑或是考(kǎo)验(yàn)和归宿,他是否(fǒu)还相信理想中的幸福(fú)梦见介绍对象给我?谜(mí)底藏(cáng)匿(nì)在自梦见介绍对象给我我内心分解和剖析(xī)中。作者巧(qiǎo)妙(miào)地理解和描(miáo)写(xiě)了人对纯粹(cuì)与真实的希(xī)求(qiú)与憧(chōng)憬,在细(xì)致(zhì)朦(méng)胧(lóng)的氛(fēn)围中感知着心灵(líng)的力量。

—— 文苏(sū)皖(wǎn)

《最佳编剧》赏(shǎng)读(dú)

小丁和小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他们现在住的这间公寓。那天,小丁起得有点晚,看到信息时,他才想起约了人看房子🏠。起得虽晚,离约定的时间却还早。他有点生气😠,为什么没有再多睡一会儿,他明明可以的。小丁凌晨(chén)才睡,公司(sī)同事离职(zhí),约大家一起吃饭,他不好意思不去。吃完饭,同事——现在应该叫前同事了——请大家去唱歌。小丁很久没有去唱歌了,他想去。见其他同事没说话🗣,小丁鼓动说,去吧去吧,以后大家想聚齐(qí)见一面怕是难了。这句话真实不虚(xū),城市太大了,两千(qiān)多万人,一出这个门,这辈子能不能见到,还真说不好。唱歌时,小丁哭(kū)了。倒不是舍(shě)不得前同事,他和前同事没那么深(shēn)的感情。他刚跟女友分手,有点触(chù)景生情。翻看手机📱时,他发现,上次来唱歌,也是这家KTV,也是这个房间。那时候,前女友还在身边。前同事,前女友,这太让人伤感了。小丁醒了,他要去看房子🏠。这间房子🏠住着舒(shū)服(fú),他和前女友住了三年,收拾得清爽,置(zhì)办了不少物件(jiàn),有点居家过日子的意思。前女友搬走后,房子🏠一下子显得空大。一个粗(cū)糙(cāo)男人住这么大房子🏠,掏这么多房租,又时时勾起回忆,实在没有必要。他想找人合租,偶(ǒu)尔(ěr)有人聊个天,吹个牛(niú),不至于那么无聊。

下午(wǔ)四点,小丁打车出门。他脑子完全醒了。为了给房东一个好印象,他还特地洗了澡(zǎo),刮(guā)了胡(hú)子,整理了头发。他对自己的形(xíng)象非常满意,这么干净清爽的小伙(huǒ)子,相亲都够了,租个房子🏠自然不在话下。一路绿灯(dēng)通(tōng)畅(chàng),车也意外地少,全然没有往(wǎng)日挤挤密密的臃(yōng)肿(zhǒng)。四十分钟后,小丁站在了房东门前。他敲了敲门,门一开,先看到小方。小方个子不高,头发剪得很短,根根站立着,刺猬🦔(wèi)一样。他戴(dài)着眼镜(jìng),看样子不像多话的人。见小丁来了,房东也懒(lǎn)得啰(luō)唆(suō),直接甩(shuǎi)了句,租不租?小丁说,我先看看。房东有些不耐烦,但还是给他开了里间的房门。房子🏠没什么好看的,都是那个样子。公寓不大,所有的陈(chén)设一目(mù)了然。他说想看看,不过是走走过场(chǎng)。两分钟后,小丁又站在了小方面前,他问小方,你租吗?小方说,租。小丁说,那以后就是室(shì)友了,请多关照。签了合同,拿了钥匙🔑,房东走了。小丁看着小方,小方也看着小丁。小丁说,一起吃个饭吧。小方想了想,也好。正是黄昏(hūn),光线(xiàn)柔(róu)和,树上的叶子落得七零八落,小丁突(tū)然有点怀(huái)旧(jiù)。他拿出烟,递了一根给小方。点上烟,小丁说,这操(cāo)蛋的城市。小方没说话🗣,只是用力吸(xī)了口烟。他们找了个路边小馆(guǎn),离他们租的公寓也不远,走路十来分钟。后来,小丁和小方多次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小丁说,打死我都没想到,你这么能喝。十八瓶啊,你一个人喝了十八瓶,我整个人都要疯(fēng)掉(diào)了。回去后我就想,这房子🏠还能不能租,我会不会被你喝死。小丁说,我以为你是个艺(yì)术(shù)家,诗人啊歌手🧑🎤什么的,谁能想到你干的居然是投(tóu)机倒把的生意。小方说,你快把我笑死了,你看你穿的那身儿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相亲呢(ne)。租个房子🏠,至于吗?你那装得,还“请多关照”,还“您(nín)在哪里高就”?小丁脸上一热,这不是想挣(zhēng)个印象分嘛(ma)。小方不屑一顾,犯(fàn)得着吗?也没见减(jiǎn)你的房租。

展开全文

合租之后,小丁和小方发现,他们俩(liǎ)特别合拍(pāi)。小丁来自南方某(mǒu)县城,那是个什么样的县城?用小丁的话说,简直一塌(tā)糊涂(tú)。空气中似乎永远弥(mí)漫(màn)着煤灰的味道,街(jiē)道上永远有灰土的腥气,早晚出动的洒(sǎ)水车从不在乎路边有没有行人🚶。男的永远在打麻(má)将,要不就在喝酒;女的永远穿着廉价的花衣裳,要不就在说着谁家的东长西短。男男女女在一起,聊得最多的永远是裆(dāng)下那点事儿。说到谁家的女人👩偷人了,都满脸的不屑,都满腔(qiāng)热情地勾搭(dā)着别人的男人女人👩。那是一个荒(huāng)诞(dàn)世界(jiè),小丁说,空气中都是堕(duò)落的味道,还有洗不干净的淫(yín)荡(dàng)气息。小方对他所在的县城同样没有好感,冷,了无生气😠,除(chú)开喝酒,人们对一切都缺(quē)乏(fá)热情。一到冬(dōng)天,雪覆(fù)盖了城市。那么干净的雪都浪(làng)费(fèi)了,小方说,它不该落在那个地方,再大的雪也遮(zhē)盖不了它的污(wū)秽(huì)。对故乡的共(gòng)同失望让他们有了谈之不尽(jǐn)的话题。他们经常喝酒——大约一周(zhōu)一次大的,到外面喝。在客(kè)厅看电视喝几罐小啤酒🍺,用小方的话说,那不叫喝酒,只是解解渴(kě)——他们总忍(rěn)不住说到各自的故乡。说得多了,他们对彼此的故乡已(yǐ)非常熟悉(xī)。这不妨(fáng)碍(ài)他们继续说下去,人一生说的话,多数都在重复,就像吃饭上班,也是一次次重复。如果厌(yàn)倦,生活将无法继续。小丁和小方分别在网(wǎng)上买(mǎi)了各自故乡的土特产,他们对彼此故乡的土特产评(píng)价都是“那是一坨屎”。只有在这个时候,他们才会感慨(kǎi),无论(lùn)如何(hé),他们都是被“那坨屎”滋养(yǎng)大,走到哪里都摆脱(tuō)不了“那坨屎”的基(jī)本属性。

小方给小丁介绍过一个女朋友。姑娘长得特别漂亮,个子高,腿(tuǐ)长,眉眼之间都是笑意。小方说要给小丁介绍女朋友时,小丁笑得喘(chuǎn)不过气来。他指(zhǐ)着小方的鼻(bí)子问,就你,还给我介绍女朋友?小方说,哪儿不对了?小丁说,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吧,你谈过恋爱吗?小方认(rèn)真回答(dá),谈过。不过,这是问题吗?有些女孩👧子不适合我,但没准儿适合你。小丁本来还想再说几句,小方扭过头说,你要不愿意就算了。小丁连忙(máng)说,我愿意,我愿意。他想找个女朋友。和小方合租后,小丁过得比以前好一些,说话🗣的人也有了。但一旦关上房门,一个人躺在床(chuáng)上,有时,小丁想女人👩。他有过女人👩,一旦有过女人👩,没有女人👩的日子就变(biàn)得异常难熬(áo)。小丁问,漂亮吗?小方说,漂亮。小方的审美,小丁还不能确定。朱莉,她漂亮。小方说了一些朱莉的事,小丁不太关心。他没有想更多,如果他只和她见一面,他有什么必要知道她那么多事儿?等见到朱莉,小丁立马有些后悔,他应该多向(xiàng)小方打听一些她的信息。比如,她喜欢吃什么,有什么爱好。坐在朱莉对面,小丁强装镇(zhèn)定,拿烟的手哆哆嗦嗦,他算是明白了“坐立不安”的意思。朱莉太漂亮了,唇(chún)红齿(chǐ)白,又年轻,有小丁多年没见的活力。这些年,小丁谈过几次恋爱,恋爱的对象越来越老,毕(bì)竟(jìng)他也是快四十的人了。在这个城市,他不算年龄很大的单身汉(hàn),要是在老家的小县城,他这辈子可能得孤(gū)独终(zhōng)老。朱莉看样子至少比他年轻十来岁(suì),他还没和这么年轻的姑娘谈过恋爱。她的漂亮和年轻给小丁压(yā)力。出来之前,他想得轻松,不过和一个姑娘见见面,没什么大惊(jīng)小怪的。他和朱莉一起坐了大概(gài)一个小时,聊得磕磕碰碰。小丁的心全乱了,跳得毫无规律(lǜ)。直到朱莉起身,小丁还陷(xiàn)落在凌乱之中。回到公寓,他有些激动,有些失落。小方说,没事,朱莉人很好,下次再约。小丁约了朱莉三次。三次之后,他不想再约她。在酒吧跳舞时,小丁看着朱莉,做梦一样不真实。他有几年没去过酒吧了。以前,就算去酒吧,身边也没坐过这么漂亮的姑娘。别人看他的眼神(shén),像是他偷了东西,或者他至少有几十个亿(yì)。从酒吧出来,朱莉拉着小丁的手,脸红😳扑扑的。坐在出租车🚕上,他看着窗(chuāng)外,他不敢(gǎn)看朱莉。他害怕会做出让自己害怕的事情。朱莉靠在他肩上。他恨(hèn)朱莉。过了些天,小方问小丁,你怎么不约朱莉了?她前几天还问我。小丁说,你觉得我配(pèi)吗?小方给小丁递了根烟,你想多了,就当(dāng)耍耍,朱莉还没说什么,你在意什么?小丁说,换(huàn)在以前,我也这么想。现在不行了,那股气逼(bī)得我透不过气来。这么说吧,一看到她,我觉得我的想法太脏(zàng)了,我没办法集中心思去爱她。小方抽了口烟,缓缓吐(tǔ)出来,总有一天,这点羞(xiū)耻(chǐ)之心会害死你。要么做个彻(chè)底的混蛋,要么做个老实人,别纠(jiū)结。小丁想忘(wàng)了朱莉,他没再和小方谈起她。他梦到过朱莉几次,样子模模糊糊。从洗手间出来,小丁拿罐啤酒🍺回房间,他能睡得稍好些。

搬进来不久,小丁发现,楼上住了一个姑娘。这没什么奇怪的,公寓虽有点老,小区环(huán)境(jìng)还不错(cuò),里面绿树成荫(yīn),还有个漂亮的人工湖。不得不夸(kuā)一下这个人工湖,湖边种了一圈(quān)梧桐(tóng)树,到了秋(qiū)天还能正常落叶🍂。这也不算特别出色,让小丁喜欢的是湖边没有修(xiū)围栏,反倒种了菖(chāng)蒲、芦(lú)苇(wěi)和有些他叫不出名(míng)字(zì)的水草,一派(pài)自然风(fēng)光。水中间有几枝(zhī)荷(hé)花,更多的却是芡(qiàn)实。青紫(zǐ)色的盘(pán)状(zhuàng)叶子浮(fú)在水面上,煞(shā)是漂亮,将开未开的花让人想起童(tóng)年,长满了刺的石(shí)榴似的果子在水中摇晃(huǎng),让小丁有跳下去的欲(yù)望。到了傍(bàng)晚,吃过晚饭,不少人到湖边散步。小丁和小方也在湖边散过几次步,他们主要在湖边抽烟。散过几次步以后,小方不肯(kěn)去了。他说,两个男人一起散步,怎么看都别扭。小丁也不勉(miǎn)强,经常一个人去。老家县城属湖区,小丁从小在水边长大,对水有天然的亲切感。好几次,小丁散步回来,总是遇到一个姑娘。刚开始(shǐ),他没在意。碰过几次后,小丁发现,姑娘似乎就住在他们楼上。有一天回来,小丁故意收了脚(jiǎo)步,跟在姑娘后面。到了门口,他磨磨蹭蹭掏钥匙🔑,接着就听到了开门和关门的声(shēng)音(yīn)。他确信,姑娘就住在楼上。进了屋(wū),小方还没有回来。小丁回想了一下姑娘的样子,大约三十出头,长得还挺漂亮,和朱莉的漂亮又有些不一样。朱莉的漂亮单纯,带着孩子般(bān)的稚(zhì)气,充满杀(shā)伤力,但会让人难为情。这个姑娘的漂亮嚣(xiāo)张肆意,每一个毛(máo)孔(kǒng)都透露(lù)出成熟的气息,让人充满激情。等小方回来,小丁问他,你发现没有,我们楼上住进了一个姑娘。小方说,那怎么了,哪个房子🏠还不住人了?小丁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,她很漂亮。小方笑了起来,漂亮又关你什么事?朱莉也很漂亮。一提到朱莉,小丁的心刺痛了一下。他说,能不能别提她?小方说,好了好了,不提。你有什么想法?小丁说,没什么想法,就是觉得她挺漂亮的。小方说,要是喜欢就去追(zhuī),反正在楼上,那么近(jìn),方便(biàn)得很。小丁说,那怎么好意思。小方说,这会儿要脸了?小方带了啤酒🍺回来,两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啤酒🍺。看了一会儿,小丁问小方,你见过楼上那姑娘没?小方说,见过。小丁说,见过你也不说🤭。小方说,这就奇怪了,我每天见那么多人,难道都要说说?小丁说,那不一样,这个住我们楼上。小方问,你到底想说什么?小丁说,你觉得她漂亮吗?小方说,漂亮。小丁又问,你有没有发现她的漂亮有什么不同?小方被小丁问烦了,怼了句,你别拐(guǎi)弯(wān)抹(mǒ)角(jiǎo)了,这么跟你说吧,这个姑娘应该好上手。小丁嘿嘿😀笑了,真的?小方说,我见过好几个男的送她回家了。小丁说,不会吧?小方说,我骗你干吗?小方说,那就好,太好了。睡觉😴前,小丁又想了一下楼上的姑娘。他想,她应该单身。

……未完待(dài)续

梦见介绍对象给我_梦见介绍对象给我很老

本文刊载(zài)于《小说选刊》2023年第2期

标签: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 被拒绝 还很满意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没成功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 年龄大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被对方嫌弃 我不愿意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我不喜欢 我不同意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很老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看 梦见介绍对象给我买衣服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